中国物理学之父吴大猷:我一生没留下遗憾-民国大师

1907年9月29日,中国著名物理学家,吴大猷出生,将自己的一生都献身科学研究和教育事业,为中国科学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在世界物理学界享有盛誉。
他是一位受人敬重的物理学教授,他的两位学生李政道和杨振宁曾经获得了诺贝尔物理奖。杨、李二人都提笔写信给吴大猷表达感谢,但是身为老师的吴大猷却不愿居功桉树精油。
他曾在著作中表示,只是刚好在对的时间点遇到他们,他说,杨振宁、李政道就像二颗钻石,“不管放在哪里,终究还是钻石云舒赋。”

他的这一生,曾经为中国科学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并且为海峡两岸科技学术交流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1933年他在《物理评论》上发表的两篇文章,《重元素的低态》和《两个最低点的特征值问题和重原子f态的量子亏损为后来的工作开辟了道路。
他在去世之前曾说过:我一生没留下遗憾。的确,他的这一生,为国家做出了卓越贡献的同时也为爱妻奉献了一切,他没有任何遗憾。

在就读于南开大学物理系重生工业帝国,吴大猷遇到了这一生的挚爱,陈冠世。
陈冠世,天生丽质,聪慧过人,令他一见钟情。
不久学校聘他给一年级上实验课水球不良少年,他成了她的老师。一天他写条子约她相会,她欣然赴约,此后两人经常约会,很快便坠入了爱河。
思源台前、莲花池畔,常常可以见到他俩的身影,两人的恋爱的秘密也逐渐的公开。

毕业前夕,吴大猷想要留学,这样就可以和陈冠世继续在一起铁血遂明,而陈冠世却为了吴大猷的前途,鼓励他报考清华公费留美。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后来他听从陈冠世的话去考了,清华却录取了一名本校毕业生薛佳凝。别人为他不平,吴大猷反乐呵呵。原来他想:留校也好,那就可以和阮冠世在一起啦!
也正是由于他这种乐观的心态,在以后的艰难的日子里秦歌一曲,却并没有压垮他。吴大猷不仅非常乐观,而且也是一个很温柔细心的人。
当初陈冠世被诊出肺病,吴大猷想起在老家母亲常做的一种广东民间滋补品——隔水文火炖牛肉汤。
于是他每天便到菜市场买新鲜的瘦牛肉做饭,日复一日,从来没有间断过,炖好后他托工友送到女生宿舍。

阮冠世接过香喷喷的牛肉汤非常感动,总让同室好友品尝。谁尝了都夸味道真好阳春凌霄岩,说吴老师不仅学问大,厨艺也高。当然女孩们又要和她开玩笑……
虽然阮冠世样样都好,但是却因为身体的原因,他的师长劝他和陈冠世分手,连阮冠世都怕自己会拖累才华出众的大猷,也曾含泪提出分手。
面对关心自己的亲朋好友和师长,吴大猷一再表示:“生活里如果没有她,我就不会幸福!”听了这些话的亲友,也只是摇头叹息。
1931年吴大猷获奖学金赴美留学,阮冠世与他同行,但是当时的陈冠世经常生病,医药费是一笔很大开支林志鑫,两人过的甚是艰难。

到了假期阴起石,同学们有的去避暑,有的去旅游,只有吴大猷仍得打工。不过身边温柔体贴的阮冠世不时给他抚慰和鼓励,他觉得比谁都幸福,快乐。
爱情里,陪伴远比物质要重要的很多。
吴大猷获博士学位后,北京大学发来聘书。但是陈冠世因为病情留在美国养病,吴大猷只好自己先走。回国之后,他便向母亲约略说了自己的女友,但没提她的病。母亲听后很高兴,相信儿子的眼光。她也非常盼望未来儿媳尽快回国,好早日完婚。
但是陈冠世后来回国,陈母才发现未来儿媳原来如此体弱多病!而且还不能生育,但他俩深深相爱。

这对于陈母来说,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她20多岁丧夫,全部希望寄托在这个独生子身上。如今要娶一个不能生育的儿媳,断了吴家的烟火,怎对得起早逝的丈夫和祖先啊!
所以陈母坚决不同意这们亲事,同事师长劝吴大猷结标淡希,说他前程远大,要慎重对待婚姻大事。
而他说:“我爱她不是一朝一夕了。我所憧憬的未来都是和她在一起的未来。生活里如果没有她,再大的功名对我来说又有什么幸福可言?我要好好照顾她,而结婚是我今生能够照顾她的惟一方式。”
大家听了这番掷地有声的话无不为之动容,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爱情始终如一,坚定不移的态度,连坚持反对的母亲也只得让步了。

不得不说,坚持到底的人失败学,终究会有一个好结果。他们俩个经过8年苦恋,有情人终成眷属。
婚后新婚燕尔,虽然陈冠世一直在生病,生活也非常幸福,但是这种平静美满的生活突然被“七七事变”所粉碎。吴大猷去了长沙,母亲和妻子留在天津亲戚家。
然而却因为思念她的丈夫,没听从家人劝阻,执意上路寻夫。也许是她的忠贞感动了上苍,在茫茫人海中奇迹般相遇,两人不禁喜极而泣。
后来吴大猷因马受惊,被摔成脑震荡,终日昏昏沉沉,陈冠世每天都照顾他,心里既害怕,又担忧,劳累不堪魔幻仙境。刘梦夏吴大猷稍好,阮冠世便倒下。

她躺在床上浑身出虚汗,脉搏微弱,心慌。医生只能给她注射葡萄糖和盐水。她已经不能坐起,每天靠用玻璃管吸吮牛奶和橘汁来维持生命。吴大猷一刻不停地为她擦汗,换衣裳,把湿衣服烘干。
所有的人见她病入膏肓,以为她活不成了,可是她没有抛下他,她还活着。后来借到一笔钱,吴大猷才将阮冠世送进医院。
阮冠世一度昏迷,吴大猷就伏在床边轻轻呼唤。过了几个月阮冠世奇迹般脱离危险。出院时他俩已一贫如洗。
出院后她仍需卧床。吴大猷既要上课搞研究,还得照料阮冠世,干家务活儿。每天提着菜篮进课堂,下课后拿着篮子去菜市场。买不起牛肉,就捡些牛骨头回家为病妻熬汤。

抗战胜利,吴大猷被军政部借聘,偕妻出国考察研究。后来两人过继了一个孩子,婴孩的到来令她十分快活,陈冠世的身体也逐渐的恢复,三口之家充满天伦之乐。
可惜这段幸福生活没能持续很久。1979年陈冠世病危。冬天,她便永远去了叛女,享年71岁。从少女时代就痼疾缠身的她,是在爱神羽翼的呵护下,才得以活过古稀之年。吴大猷悲恸地说:“她的离去,使我失去了73年生命中52年的伴侣。”
吴大猷曾经深情的说过:“就因为她身体不好,我才要娶她,我想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尽管恋人天人相隔,但说到开心处,时而甜甜一笑;说到她的病,又露出愁容。

1992年春,中央研究院院长吴大猷率团到北京参加国际学术会议。踏上阔别46年的故土,老人感慨万千。他要圆一个梦,一个美丽的梦。
在李政道陪伴下,他来到天坛公园,天坛回音壁是他俩相爱的见证,站在回音壁前将耳朵贴在壁上,从另一边传来李政道的轻声呼唤:“吴先生,听到了吗?”
“听到了!听到了!”吴大猷欣喜地回答,神情顿时恍惚起来我是何塞,似乎一下子回到60多年前,,接着仿佛听见少女阮冠世从天边飘来温柔、甜美的声音:“请求上帝让我们永生永世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