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茅山术真实案例,不看后悔-推背图揭秘

1第1章收妖
华夏国,东北长白山某座原始森林。
深夜,万籁俱静,百兽皆伏。
“咦嘻嘻……哈哈……”
忽然!
一团庞大的红色光芒,在森林中穿梭不绝,红光中,时而传来骇人心神的阴笑之声,回荡开很远很远。
仔细一看,这红芒之中,竟然是一头火红色的狐狸,长有九条尾巴,人脸兽身。
那脸颊,俨然是一双美艳无双的少女之脸,只是这幅画面,怎么看,怎么怪异。
转眼间,这头怪异的狐狸,掠过一片树林上空,就消失了。
唰唰唰唰……
紧跟着冉莹,数十道身穿黄色道袍、手握桃木剑的年轻男子,络绎不绝的从另一片树林里窜了出来。
“九尾妖狐!哪里逃!”
当先一名年轻道士,爆喝一声,手中握着一柄区别于其他人的铜钱剑,在自己面前的虚空之中,划出一个奥妙的符文,紧跟着大量的金黄色光芒闪烁而出。
唰!
他手中铜钱剑忽然间暴涨数倍之大,被他猛地一扔,立刻是划破虚空,剑身周遭布满符文,快速的掠向某个方向。
在肆掠出去的同时,远处忽然有红芒一闪而没,这年轻男子骄傲的看了一眼身边的一群年轻道士,快速的跟上那铜钱剑疾行而去。
“张明这小子!道术不知不觉竟然如此了得,这是我茅山派道术之中八大法门之中的‘以咒起兵’!”原地有年轻道士震惊中,叹息道。
“没错的,也唯有这等高深的道术,对付这头从镇压塔之中逃出来的九尾妖狐!”
“我等只能望洋兴叹了……”
这群道士羡慕之中,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
“啊……”
这声惨叫,分明就是刚刚那年轻道士所发出的。
“不好!张明师兄有难!”
“速去援手!”
一群年轻道士面色骤变,纷纷急速朝着那个方向掠过去。
几分钟后,当他们赶到之时,那名为张明的年轻道士,此刻岌岌可危。
只见那头火红色的九尾妖狐,趴在地面上,原本的美丽面孔,忽然变得狰狞,布满着绿色的线路谭诗雨,可怕无比。
而在其背后,九条硕大的火红色狐尾,把那张明,死死的缠绕在一起,那张明,面色惨白,手中铜钱剑散落一地,不住的在空中挣扎,眼看着即将窒息。
“这头妖狐太恐怖了,道行恐怕不止师尊所说的一百年!”
“怎么办?我们要去援手吗?”
一群年轻道士,慌乱无比,被那死死盯着他们的妖狐脸庞,吓得不轻。
“该死的茅山道士!你们都该死!镇我五百年!今日,我要让你们茅山派全体覆灭!”
这妖狐戾气滔天,九条狐尾猛地一甩,眨眼间,一个物体便是落到这群人面前。
砰!
正是被吸干了全部精气神的张明!
死状奇惨,令人恶寒!
“张明师兄……”一群年轻道士,六神无主,眼看着那头九尾妖狐狰狞着扑来。
“妖孽!茅山重地!岂容你放肆!”
就在一群道士吓得腿软、连逃走的勇气都丢掉之时,一声大喝,从树林中传来。
又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走了出来系鞋带蝴蝶结。
这是一个少年,长相颇为俊朗,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左右,比在场所有人年龄都要小。
但却步伐稳健,一步一步,轻盈无波,极其淡定的盯着那九尾妖狐。
“小师弟!”
一群道士见到这少年,顿时惊喜出声,显然与他相熟。
“小师弟,孟照国你要小心,这头妖狐,恐怕拥有了五百年‘灵通’的道行,谨防吃亏!”
“不错,张明师兄也是‘灵通’道行,刚才就惨死了!”
一群道士急匆匆的提醒道,生怕这一代茅山派的‘绝代双骄’全部陨落!
一旦这‘小师弟’也死了,那么这一代得到茅山术真传的弟子,也就全部没有了。
也就意味着,华夏国最后一代的茅山道士,从此走向衰落。
这是他们作为学道之人,不愿意看到的。
“哼!无知的小儿,学道几年,就想收我,你们师父来!也未必能行!”
这九尾妖狐戾气滔天,一双充满狐媚的双眼中,带着鄙夷,看向这少年道士冷笑。
听了这话,这少年依旧很是淡定唐小夕,冷笑着盯着眼前的妖物,道:“当年,我茅山派祖师能够收你,今天,茅山派第一百零八代真传弟子,李飞!一样可以收你!”
“你趁早乖乖的钻进我这‘伏魔袋’,不然,小心我打你个魂飞魄散!”
这少年霸气侧漏,不仅令那妖狐愣了一会,一群道士门,也是大为诧异。
“按理说李飞师弟的道行与张明师兄不相上下,对上这妖狐,应胜算不大啊。”
“李飞师弟太冲动了,犯了忌讳,激怒这妖狐,没有好果子吃。”
一群道士们,纷纷摇头叹息,觉得这少年得道的学道奇才,到底是年轻。
果然,那九尾妖狐发怒了。
作为一代妖王,曾在五百年前,掀起过无数的大风大浪,对抗过一代又一代的茅山道士,今天,竟然被一个初出茅庐的年轻小娃娃给鄙视。
这着实令它很是震怒!
“小毛孩!我要将你生吞!”
嗡……
忽然间,这九尾妖狐浑身冒起一阵火红色的无形火焰贡献毛益率,猛地化作一道火光,‘嗖’的一声,就冲向这少年道士,更是张开学血盆大口,要一口吞掉他。
这一幕,直接是把这群年轻道士,吓得说不出话来。
然而,那少年道士,却是摇摇头朴惠子,喃喃道:“若是几天前,或许我会惧你,但现在,你也不过如此,除非,你拥有千年道行!”
少年的话没有人听见,但说完之后,他目光一定,神色变得肃穆起来。
更是以一只脚为轴心,另一只脚在原地划出一个半圆弧,轻轻的一扫,脚下周围竟神奇般的亮起一道刺目的光辉,一个淡黄色的‘八卦’图案更是熠熠生辉,不停的闪烁。
少年身体不动如钟,两只脚踏在‘八卦阴阳鱼’的最中心,目光无比的自信,更是口中念念有词:“天灵灵,地灵灵,明月照我身,天地荡我心,天罡伏魔斗,地煞八步成!“
“来!”
少年猛然间目光大亮,看向天空之中。
在他视线的尽头,透过这片原始森林夜空之中,一抹乌云掠过天际,露出其中的一团金黄色满月,紧跟着月光之中一团柔和的光芒洒落下来,不偏不倚,就落在了少年脚下的‘八卦阴阳鱼’之中。
嗡!
同一时间,八卦图忽然亮起,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使得站在最中心的少年道士,衣风烈烈,无比非凡。
“这是……怎么可能!”
“这是茅山术当中最难以修炼的道术,步法!”
“而且还是步法当中威力很强的一种,借助月光之威,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俱全,这套步法,名为‘天罡八步’!”
一群年轻道士,目瞪口呆,怔怔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这是最为高深的道术德赛帝伦,近乎失传!2第2章南茅与北茅
“天地有正气,日月大光华,‘天罡八步’”
“伏绿茵之王!”
少年一步迈出,迎着那冲来的戾气妖狐的脑门,便是一掌拍下去。
这一掌之下蒸发皿,那妖狐立刻是惨叫出声,浑身戾气不减反增,就像火焰一样喷发出来,更是张口就要对这少年道士反咬一口。
少年冷笑,爆喝:“入我八步!天下妖魔,难进我身!”
与此同时,他脚下不断旋转的金黄色‘八卦’,爆射出阵阵光辉,熠熠生辉。
果然,那九尾妖狐,尚未临近他的衣袍,便是有一道金光闪烁,刺进了他的头颅,紧跟着其头颅之上,浮现着一个金黄色的‘刺’字,使得这妖狐的气息,一下子萎靡了很多。
这九尾妖狐,无比的狰狞,奋力挣扎!
但少年,却依旧冷笑,抬脚迈出第三步!
迈出的瞬间,那妖狐开始颤抖,目中闪烁着惊恐之色。
转身就要逃穿越事件簿!
“你逃不了。”
少年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淡定的笑容,不慌不忙的咬破自己拇指,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橘黄色的布袋,以指在上面划出一个‘刺’字,与那妖狐头上的‘刺‘字,遥相呼应。
嗡!
少年把这布袋打开青藤文学网,低喝一声:“收!”
紧跟着,那妖狐快速变小,虽然不断挣扎着想要逃离,却仿佛是被拉扯一般,不可阻挡的进入那布袋之中。
收入之后,少年又开始念念有词一番,在这布袋上划出一个符文,然后将其收入了怀中。
“哼!小小妖孽,也敢妄想逃出镇妖塔!”
说完之后君如陌上尘,又看向一群呆若木鸡的年轻道士,露出一个和煦的微笑:“各位师兄,狐妖已收了,咱们回去禀报师傅吧。”
“李飞师弟,你……你的道术,什么时候晋升到了‘心通’地步了?”
一个年轻道士,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少年道士,出声询问。
刚才那一招‘天罡八部’,为茅山术之中的‘步法’,比起他们还在用桃木剑或者是种种低浅的咒语,高级得太多。
当今茅山术,根据派系以及南北方位,分为‘南茅’与‘北茅’。
他们这群人,正是东北长白山,‘北茅’这一派当今这一代的弟子。
而‘北茅’,根据道行的深浅,又被分为‘灵通’,‘心通’,‘真通‘,‘神通’四个层次。
灵通,便已经算得上是初出茅庐,就如刚才他们的那名同门,惨死在狐妖之手的张明,就是拥有着灵通的道行。
但灵通对付不过百年的妖怪还可以,若是超过五百年的大妖,道行是显然不够的。
所以心通,则算的上是登堂入室。
刚才的’天罡八步‘就是’步法‘之中很强的一种道术。
而步法,也只有心通道行的茅山道士,才能够施展。
所以,这群道士自然是看得出来,眼前这位学道不过八年的小师弟,已经达到了足以对抗五百年大妖的道行了!
这种高深的道行,在当今现代,越来越不相信’妖魔鬼怪’之说的人来说,简直是不可能出现的了。
华夏国建国之初,没有本事的江湖术士横行,使得真正有本事的茅山道士们,也遭到打压,不得不隐居山林,自此以后,茅山派一再凋零。
到了现在的二十一世纪,也唯有一些猎妖师,还活跃在繁华的大都市当中。
“小师弟已经可以出师了。”
一群年轻道士叹息,能够降服这样的大妖,已经达到了茅山派出师的条件了。
一群道士们穿过丛林,行走了半个时辰,就来到了一处格外隐蔽的山峰前。
几人沿着山峰的小道,不多时,便来到了山顶。3第3章道士下山
山顶有一间简陋的道观,道观之前,有一个广场,广场的最中央,有一座古老的高塔。
这高塔四方,被四条乌黑的大锁链给锁住,到处都贴着黄符,阴风阵阵,令人毛骨悚然。
还时而能够听见塔中传来各种诡异的呼号声。
高塔下面、广场最中央,就有一个胡子花白、仙风道骨的老道士,站在那里,负手而立,看着眼前一群年轻道士走来。
“师父。”
名为李飞的少年道士,双膝跪下,颇为恭敬,同时从怀里拿出’伏魔袋‘,口中念念有词,随后又猛地将其打开,布袋之中,一个全身被金光缠绕的火红色小狐狸,怨毒的看着他,转眼间就没入了高塔之中消失不见。
“弟子李飞,已将逃出镇妖塔的九尾妖狐收服。”
说完之后,他又沉吟了一下,略显歉意的道:“可惜张明师兄死去了,我去迟了一步。”
这老者微笑看着李飞,摆了摆手说道:“我茅山一脉,一生致力与除魔卫道,与妖魔不共戴天,张明虽死,却死得其所頔怎么读,倒是你纸蜻蜓,令为师眼前一亮!”
“当年,为师把你们这群孤苦伶仃的孩子从外界带到深山里,传授你们道术,本来就没有料到你和张明有今天的成就,你更是达到了‘心通’的境界!为师心中很是骄傲。”
老道士看着李飞,目中露出一股柔和,道:“孩子,你可以出师了。”
其他年轻道士,一脸的羡慕,那羡慕深处,是一种渴望,是想要走出这片深山老林的渴望。
可惜,只有出师,才可以下山爱是长生殿。
要想出师,首先得达到‘心通’的道行。
听到师傅的话语,李飞也是很明显的身子一阵颤抖,但随后,立刻摇了摇头:“师傅你曾经说过,这座镇妖塔里边镇压了数不尽的大妖甚至还有强大的恶魔,是我茅山派历代祖师镇压的,如果弟子出山,师傅必将少了帮手,我不能走!我决定生生世世留在深山,守护这座镇妖塔!”
李飞的决然,令身后的一群年轻道士,乃至眼前的老道士,都是刮目相看。
但随后那老道士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听听我的心,笑道:“其实,那只九尾妖狐,是为师故意从镇妖塔之中放出来的。”
“什么!”
一群年轻道士,面面相觑,李飞更是仰起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的师傅。
“为师这么做,就是为了测验你们的道术,谁若降服这头妖狐,谁就有了出师的能力。”
“师傅你为什么要考验我们的道行?”一个年轻道士不解的问道、。
这老道士叹了口气,目光露出一抹回忆:“当年,为师行走外界之时,曾经答应过一个人,要帮助他解决一个灵异事件,但恰逢师傅羽化,镇妖塔无人镇守,为师只得将年幼的你们带到这深山少林豪侠传,镇守这镇妖塔,并且与那个人约定,十年之后,我会去找他,当初,为师急于回来,只是简单的处理一下那件事情,但现在,十年期限已到,为师脱不开身……”
说到这里,老道士又重重叹了口气,盯住了少年道士李飞,道:“为师放出这只妖狐,一来是为了考验你们,二来,则是让你们其中一人,代替为师,去到松江市,替为师兑现承诺。”
一群年轻道士,包括李飞,全都愕然。
“师傅,这件灵异事件,到底是什么?”李飞抬起头,询问道。
以他对于师傅的了解,即便是急于回到深山,也不可能只是简单的封印一下,说明这个‘东西’恐怕非常不简单悠品购物网。
“你去了就知道了,为师这里,有一件信物,你拿着此物,去往南方松江市,找周氏集团董事长周鹏展,他自然就明白你是为师派来的人。”
说完,老道士从怀里取出一块玉佩,就交给了李飞。
玉佩看起来平淡无奇,只是做工较为精致,等李飞收进怀里以后,这老道士盯着李飞看了半响,眼里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复杂。
走过来又拍了拍他的肩膀,温和的说道:“飞儿,你作为为师最后一代弟子中最为出色之人,希望你要将茅山术发扬光大,不要玷污了我‘北茅’的名声boc.cn。”
南茅与北茅,曾经同属一脉,后来因爲某些原因分裂为两派,所继承的道术,也渐渐的区别而开。
北茅继承的茅山术较为正宗,东北长白山这一脉,很有可能已经是正统茅山术中,最后的一代了。
跪着的少年道士李飞,深感肩上的责任重大萧瑶,点了点头,道:“请师傅放心,我把这件事情解决之后,就马上回山,帮助师傅镇守镇妖塔快乐西游。”
旋即,重重的在师傅跟前,磕了三个响头,又与一群师兄一番告别,准备第二天天亮就下山,前往松江市解决灵异事件。
当晚,李飞留在生活了八年的道观内休息了最后一晚。
第二天清晨,在师傅与一众师兄的注视下,离开了深山,渐渐的消失在了原始森林当中。
一口气日夜兼程的赶路,到了第三天正午时分,李飞已经走出了长白山原始山脉群。
回头看了一眼‘北茅’重地的方向,李飞默默的喃喃自语:“师傅!弟子一定谨记门规,不用道术害人,降妖除魔,必要时候,舍己为人,宁可下地狱,也得救生灵。”
“另外,这件事情解决之后,弟子一定马上返回‘北茅’!”
说完之后,他转身大步离开,真正的踏入了这个风起云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