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蚂蚁年度人物纪实-蚂蚁搬家
于贤贵
成都蚂蚁物流南宁公司总经理
登上列车的那一刻,我给南宁公司的总经理于贤贵发信息,说明天到公司。
他说,欢迎回来!
然后又怕我第一次去,找不到地方,坚持派人接我。
对于我的推辞,他回到:真的不必客气,一家人。
确实,无论是从哪个方向算起,我们都是“二重”老乡。
眼下,是我一个广西人葬神,从成都匆匆赶来南宁伊莫珍·波茨,见他这个四川人。
而对于我们来说,两边都是家乡。
简介
成都蚂蚁物流南宁公司总经理于贤贵:
于2005年1月9日入职昆明公司驾驶员一职,后于2007年6月10日由昆明公司驾驶员转为业务员(同年10月30日转正);
2012年3月1日由昆明公司物流部业务员晋升为业务经理;
2013年9月17日由搬装昆明公司业务经理调为搬装南宁公司经理职务;(督导级绿带)
2015年7月1日任命为搬装事业部南宁公司总经理,免去其搬装事业部南宁公司经理职务;(专员级红带)
2017年1月1日任命于贤贵同志为安居事业部南宁公司总经理;(中高层,红牌)
2018年1月任命于贤贵同志为第一事业中心(搬家+)南宁公司总经理。(专员级,红带)
到了公司楼下,出纳小唐跟我说,南宁公司这边的办公区比较小,像个家庭。我就有感觉,老于肯定把这个家经营得很好。
蚂蚁像学校,像军队,也像家庭。
在这里,像家庭更多一点。
老于很客气,我一再提醒他,一家人是不用太客气的。
后来才发现,他不是只对我客气,对他身边任何人都客客气气的。与其说是客气,不如说是呵护,当然,更像是为大家服务。
他总是微笑着客气着谦让着去留意身边的每一处细微。就我当下的年纪和阅历,我对自己所见所闻的感触,还无法及时教会我去换位思考。感动和敬佩下,会诚实地估量,我在为人处世上要有他的百分之三,也好。
老于抑不住喜悦和骄傲地要带我去看看他们的车辆。
我在集团公司的时候陈谭秋,亦时常遇见很多可爱的蚂蚁人,他们对身边的一辆辆车,像对待老伙计,有时候也像对待孩子,感恩而心疼。
南宁这座亚热带城市,冬季的阳光亦很充足。当老于领着我绕了两道弯,看到阳光下整齐排列的黄色蚂蚁车,我确实是尖叫了一声!

干净的车子
在阳光下,每一辆车子都很干净。
谈到车,老于变得很健谈很坦然,这种理直气壮是用多年的不离不弃攒起来的,这会他才像是进了自己的家门,朴彩英开始挨个介绍孩子:
“我们总共有14个车,早上出去了7个,下午这几个也要走。”
然后指着其中两个说:“这两个昨天凌晨一点半才回来,一回来就给它们洗了的。”
最后我见到了那两辆传说中要报废,被他坚持留下的车。
在蚂蚁,车,是实实在在的功臣。老于深明此理,更是以礼相待。
员工口述:
南宁公司当时只有4台车,但是有两台车是不能用的,一直停在停车场上,因为那台车发动机需要大修,一直放置,前任经理准备把该车报废,因为这个车是贵阳调过来的,也就一两年。于经理不同意报废,在2016年上报申请大修发动机,现在该车辆还能正常运营行驶马晨明。
于总到南宁公司的时候,公司一共四台车,每天的业务就1单2单的,产值也不高,于经理来之后产值每个月递增,然后在年底11月份持平,12月份扭亏为盈。
产值慢慢提起来主要还是有一个长线的配送业务迪拜人工岛。2013年11月电信配送业务那边来电咨询我们公司是否可以承接大宗业务。我就给于经理讲了,于经理看现场,是做电信基站的设备配送,需要比较能干一点的师傅,因为有几百斤的机柜设备要抗上楼,有的要爬山送到山上。前几期进行试运行,价格要根据试运行后根据情况再洽谈。后将此单业务调派安排给李良。有一天下午客户临时需要用车,联系了李良。多次催车之后中国万业网,李只告诉客户马上来,但是一直未安排,客户觉得李良态度比较敷衍,很生气,就跟于经理讲要取消合作。于经理立马赶到现场安排当天业务正常运行后,晚上约客户出去吃饭,进行沟通,当场承诺,以后有什么事可以直接联系于经理。由于经理亲自安排,直接对接,后期经过多次磨合,最终统一价格标准,签订长期合作合同,一直到今年仍然在合作。
于经理脾气很好,跟客户讲话都是很客气,很慢(因为四川话客户听不懂),从来不会着急和生气。有时候我们接的客户很刁蛮,很不好处理的,一经于经理沟通,一切就很好沟通了。而且于经理看现场的成功率比较高,因为客户觉得他比较老实(可能是面相问题,或者是年纪比较大,哈哈)。
配送业务的起色,也是由于我们比较专业,而且服务态度好,配送的客户又给我们介绍了别的配送客户。
办公室的很多人都是一毕业就到公司来的,于经理平时比较关心我们。因为都是离家远,有时候和工人师傅偶尔会有一些冲突,于经理就会自己扛过去,说是他安排的之类之类的,让大家要怪就怪他。
老于很欣慰地说,师傅们都会很自觉地在作业回来时就把车洗好胡俊铭。
再看眼前这群排列有序的车子在阳光下发出晃眼的光,似乎是有理由地在得意:在这里,宠爱疼惜它们的,就不止老于一个人。
南宁公司一线
说到自己身边的员工,老于总是感觉对不住大家。 我不知道一个人(更别说他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要有怎样的精神段位才可以时时刻刻保持谦逊和勤劳碎星物语,这种对周围抱歉的心理,生动了他的“公仆”形象。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午间就餐的时候沈航官网,我们坐下之后,一位车管过来了,他立马放下碗筷准备让座。车管也推让,准备绕过去坐旁边的一个缺边的椅子。老于快速拿起纸巾擦拭旁边那把因缺边而很久无人就坐落满灰尘的椅子。
旁人若初见员工们“没大没小”地“欺负”他,真的会觉得他这个总经理当得太没有威严。权力的驾驭,若以强硬的姿势侯凯文,对于一切,会更快而直接的立竿见影。
很显然,老于也不是个善于应用软手腕的人。对于他,似乎连”人,车,服务,产品“这样的几个关键词都不需要挂在嘴边。他的一举一动似乎不是与正常的逻辑和规矩同纬度的,他踏实而全心全意地活在自己搭建好准则与礼节上。甚至,连我这样的分析于他都是不正确的,他的一切与已定形的东西无关,皆发乎于心,心思的坦荡,令他的时空无边无涯。
老于不经意间跟我聊起上个月参与广州马拉松物资运输的时候的一些“琐事”。
那个时候正是天冷的时候,这一场赛事延时两天一夜,参与搬运的工人们日夜无歇。天气实在太冷了,晚上看守物资的工人,真的就是把塑料袋套在头上睡觉的。
老于骄傲地提到,马拉松中大批饮料需要一站一站地搬运和看守,我们的工人看着一大堆的饮料,守到凌晨口渴难耐,却没有顺手拿一瓶自饮,而是跑去很远的小卖部买水,然后又快速跑回来看守。
他说他时常被身边这些人所感动,想到自己又出不了多少力气,都是大家在用力维持着整个公司,所以平时他只要能做一点,他肯定会去做李煜堂。
坐着会让他不安冷情世子妃。
这个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他一直在对那边说“谢谢”“应该的”“真的不用客气”……
放下电话我问他怎么了,他说,上次合作过的和信的老总,听闻他明日要回泸州老家,坚持要让人开车送他,被老于谢绝了。
没错,我的下巴都惊掉了。
我下决心一定要亲眼见识一下,老于是怎样凭着自己的人格魅力奢妍美,令客户满意、尊敬,甚至宠爱他。
年度优秀员工与老于
眼下临近春节碎心石,明日公司放假。
老于搬出一些食品和饮料分装,准备给返乡员工作为途中补给。
“几大箱萨琪玛和矿泉水,都是上次与广州马拉松合作,他们很满意我们的服务,赠送的。”老于很高兴地说,
“由于上次合作很愉快,马上三月初,深圳马拉松,也指定要与我们合作。”
说完后,他又有点担忧,“到时候,又要辛苦大家了,真的是没日没夜的干啊……。”
我自告奋勇地承诺,三月三,我一定申请调派包娜娜,来这边支援。
我们聊着聊着,一个一线工人急匆匆地跑进来。老于显得更着急,从柜子里给他拿出一个证书。两人双手接递,可见这个本子的重量2-萘酚。
工人匆匆下了楼,老于才跟我解释,这些工人常年在蚂蚁,这一年到头了要回家见家人,除了给够他们一年的工钱,给这样一个证书,也是给他们家里一个交代。告诉他的父母妻儿,他们的儿子他们的丈夫他们的父亲,一年在外,靠自己的努力劳动,表现得很出色,大家都很认可。难得回到家,他会拿出来,教育他的孩子——在学校要好好学习,也应该像爸爸一样,得个奖。

老于与职员的总结会议
说起老于自己,待安排好这边春节期间的值班与返春来的计划罗思杰,他明日也会回到四川泸州老家,去与家人团聚。
之后,我电话联系过老于的妻子。
在未见老于之前,就听闻,老于是最典型的以公司为家的人。有一年,他的妻子住院手术,那时候又正赶上公司缺人业务正忙,为了不影响公司的业务运作,他一直拖了好几个月才请假回家看望妻子。
从一个女性的角度出发,我私自揣测,他的妻子应该会为这种拼命于工作而不得不忽略家人的丈夫有些怨艾吧!
接通电话的时候,那边是从云南昆明传来的爽朗之音。
大概可以用“随夫”这种传统中国女性的品德来解释吧,于夫人对自己丈夫的一切都很体谅和支持。
于夫人本人也是我们蚂蚁昆明公司的劳务专员。她透露着对一些新成立公司招人方面的担忧,也很自豪,她和自己的丈夫找到了一个甘愿投身的地方。她说,要是换成她自己,也肯定会以公司的利益为先,舍小家而为大家。
放下电话后,我有了要写点什么的冲动。
坦诚地讲,若非真的见闻这一切,我自己也不确定自己将来会去哪。
现在,好多事物越来越清晰。
蚂蚁真的就是,学校,军队,家庭。
老于与他的伙计们
— end —
统筹:白左
编辑:白左
?蚂蚁搬家
搬家·配送·保洁·仓储
蚂蚁虽小 服务更好
全国热线:400-028-81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