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奖绝缘体的励志故事-萝卜的菜地
“bro”
“最近有没有好好做人啊~”
这是今天雍榆和我打招呼的开头。
问,你有没有好好做人。
这个梗最初来自《一起同过窗》。剧中的叶老师每每课上课下语重心长,最后都离不开一句,“同学们,你们要好好做人啊!”
它的魔力堪比高中开大会时,我们校长很喜欢讲的一句“好思维,好人生”。

“好好做人”这几个字,不仅包含剧中的故事芙蓉锦,还有我俩心照不宣的一些事情。
这个要说起来,得话到五月初时的一个大!型!抽奖送门票活动了古墓荒斋。
4月末某天,我掐指一算,预感有大事发生。
打开微博,轻轻一翻。
看到一个官博发布了花花头像的派票链接,点进去。
“这…是?森宽和!”
花花要来广州了!
再仔细看它说了什么耻辱诊察室。
这个品牌原本由花花代言,今年要举办“啤酒摇滚派对”,请花花参加。
不妙的是,这个门票,非卖。想拿到票三哥田螺,三种方式:一,线上玩游戏抽奖;二,买啤酒抽奖;三,超市直接搬走两箱,送你一张门票。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玩游戏抽奖,千分之一的中奖率。每日醒来,先抽奖。每次抽奖时,可以说要多虔诚有多虔诚了。但这种全凭运气的事情,我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双手一摊,臣妾办不到啊。自然没中。看着那些在H5上滚动播出的中奖名单,再唯物主义的人也不由得唯心一秒钟。这种关于运气的事情,哪位科学家能解释一下?
明知希望渺茫,还不得不去尝试再尝试,希望再失望,每日三次,循环三天。
线上抽奖三天后结束。
好,第二个方式,去指定餐点买一定数量啤酒可以获得抽奖机会。
这一天我更是难忘。
这是一个星期四,阴云笼罩,酝酿暴雨的清凉日子。
那天雍榆陪我,中午一下课就赶往体育西的一家牛肉火锅店,原准备吃肉喝酒解千愁。到了才被告知,啤酒商都还没通知。只有一个店家猜测,也许他们晚上会来。
到了晚上,最后回去看一眼。
我们步行到那里,离老远突然看到一块儿新立的绿色海报!
“花花归原有机奶!!”冲了上去。
突如其来的热情,让雍榆震惊。
店家告诉我们推销人员下班了边关烽火情,我心在坐过山车亢龙太子酒轩,刷的一下跌谷底。还是另一位给我希望,说她暂时在别处推销。过山车又升起罗德曼打架!
麻烦店家打电话催她回来。
坐着等,我面对着正门。直到销售人员进屋,这一段漫长时光里,内心只有祈祷声音。
只见一位穿着绿色工作衫的姐姐进屋,没有我预想的抽奖装备。我原以为线下抽奖会有一个抽奖箱,好歹你有机会让完全不可控变得有那么一点可控,毕竟由你亲手取出。
没有。
买三瓶啤酒,抽一次。
我进来之前就和雍榆说好,我只抽这一次。一次不中,见好就收。
三瓶啤酒摆上。
怎么抽逆天吴应熊?
扫二维码。
又是那个熟悉的游戏抽奖页面!
我内心是拒绝的。
这完全不可控。
我与它基本无缘。
虽然内心深处已经极度悲观了。庞青云但我这总不想面对现实,总抱着一点希望,总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个性又来了。
总要试一下。
内心真的很虔诚了。
最后,没中。
我问今晚已经有多少人抽中了,他们到底怎么抽中的?抽了几次?那位销售姐姐也说起她今晚见识到的场面。
有人一抽就中;有人一抽不中,说着“不行!再来!”第二次就中了;也有人连抽两次三次也没有结果,最后抱怨一声说不玩了。
她说完看我儒艮怎么读,建议我不要抽了,明天再来中奖几率大。但我还是给自己的底线下降至两次。
好了。第二次同样没中。
当场喝了一瓶,包里背着三瓶600ml玻璃瓶啤酒朱卫茵,我和雍榆手里各提一瓶,咱回家!
我们迎风喝了这瓶酒。
你也许会觉得,我心情会很低落吧。
实话是,庆幸更多一些。
为什么?
赌徒总是将选择权完全交给命运,追求要么天堂、要么地狱的命悬一线刺激感。在赌博时也往往只盼望天堂,不考虑地狱。自然大多结局难合心意,大多心有不甘,大多深陷其中,大多坠入深渊。
我也有赌徒心态。很多人都会有,程度不同罢了,这也正常。第二次抽不中的时候,人如果萌生了赌徒心态,就会忘了及时止损,会产生想一昧押在下一次运气上的冲动。可我没有这样做。
所以也庆幸,老天没有让我轻易尝到全凭运气而来的甜头。
比起依赖运气,不如凭借实力。踏踏实实,心安理得,取得正果。
“好好做人”这四个字,从此有了新内容。
采用第三种方式,却低估竞争的激烈程度。待我下午到达现场,店员问怎么现在才来,并描绘了今早五点人来排队,票一抢而空的盛况。
回来路上我开始思考乔装打扮混进去的可能性。
幸运的是,晚上临时有了第四种方式——转发抽奖。又是抽奖,可这次好歹能看到一点你的劳动成果了。不幸的是,又没中。
在这个有票的拿上票,没票的也放弃了大半的时节,他们悄咪咪的又推出了第五种方法。
第五种方法,录制创意小视频。录了两个草酸价格,都中。终于,成功拿到门票!
5月19日,见花花~!
预告:来自曼哈顿的爱,你听到了吗?

“就像一部电影舒阅,我们必须相信”
“所有镜头都有它的意义”
“虽然现在看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