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技大爆发偷穿高跟鞋,然而此尴尬问题会打断高歌猛进的势头吗?-有趣的八卦
最近,有关中国科技最新成果的新闻可谓是接二连三,喜事连连。
先是11月12日,中国的“人造小太阳”——EAST装置经过4个多月的物理实验,实现电子温度1亿摄氏度等离子体运行,实现高约束、高密度、高比压的完全非感应先进稳态运行模式。
“人造小太阳”这个课题的科学研究原来都是欧美日发达国家在主导。中国是后来居上,实现了漂亮的反超。

这项科学竞赛,中国队开始引领世界,为我国在未来的能源领域占领制高点立下了汗马功劳。
然后,就是我国在超算领域的最新排名也公开发布,总体实力世界第一!
最新一期全球高性能计算TOP500榜单,联想集团再次蝉联500强榜单冠军。
浪潮和中科曙光则分列亚军和季军。此外,华为也入围了14台,位列第八。中国超算上榜总数仍居第一,占全部上榜超算总量的45%以上。
如今的中国队,在超算领域也处于第一梯队。多年以来,美国一直以能够主导高性能计算机市场引以为豪。
但如今,中国企业在500强榜单中已经超越美国苏立生。业内人士普遍认为,中国企业在高性能计算机领域的技术沉淀,能为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提供技术基础和研发实力储备;
在这些高新技术领域,中国企业的未来竞争实力和话语权将大幅提升。
不过,这个领域的竞争也很激烈,大家的差距也不是很大,中美两国的排名更是几次互换。

在单机运算速度排行上,美国能源部下属橡树岭国家实验室开发的“顶点”排名第一,中国超算“神威·太湖之光”和“天河二号”分别位列第三、四名。
由联想公司制造的德国超算“超级MUC-NG”首次跻身十强,位列第八。
这两个最新的科技成果让国人更加自信了。当然,我们知道,以中国目前的科技实力还不足以对美国实现碾压的态势。
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已经处于科技大爆发的时期,与欧美日的科技差距正在逐步缩小,并有可能实现反超。
那么,如今的中国科技实力到底怎样呢?

学者:中国已经站在第四次工业革命最前沿
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这个理念早已经深入人心了混蛋神之旅。
就是因为大家对此的重视,所以才急切地想知道我国的科学技术水平到底怎么样,与发达国家还有多大的差距白玉兰剧场?
我们经常会被网络上的文章搞得晕头转向,不是中国某项科技发明成果震惊美日就是中国总体科技水平离发达国家还有100年的差距。

网络上截然相反的观点,让我们难辨真假。
因为信息不对称,因为专业性壁垒,我们不好判断。
但是,一些有良心、有责任感的专家学者和业内人士通过科普,已经让迷惑多年的普通老百姓渐渐感受到祖国的飞速进步和他们的不容易。
总体上,中国排第一的科技领域虽然不是很多,但总是有一些,而大多数国家是一项都拿不出来。
比如,我们经常从新闻媒体上看到的大飞机、卫星导航系统、5G网络通讯、超级计算机等等。
毋庸置疑,中国健全的工业体系、独立自主的科研体系(没法不独立,人家都严密封锁着咱们呢)、庞大的市场规模支撑以及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制度优势给了我们很大的优势。

但是,夸利亚雷拉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很多领域,我们还处于苦苦追赶的状态。
那目前的世界科技格局究竟是怎样呢?我们先给传统的世界科技产业竞争分分类。
第一类是美国占据垄断地位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芯片和操作系统这一硬一软两大产业。
这个领域,你几乎找不到别的竞争者。这个领域赢家通吃,第一名基本上就把其它竞争者都挤死了。
第二类是多国竞争,中国作为一个重要跟随者的。这样的领域有很多,例如机械、石油、航运、飞机、手机等等。
而且,除了美国,像制造强国德国、日本等都是行业内的佼佼者。
所以,大家基本上都在一个梯队里面,互相差距不大,都死死地盯着对方,竞争激烈也充满变数。

第三类是多国竞争,中国作为领先者的。例如通信、高铁、港口机械、民用无人机、数字安防。
作为一个后发国家,这是中国的巨大成功。我们对于中国的信心,很大部分就来自这些成功的经验。
当然,中国也要有忧患意识,一时的领先不代表永远领先,科技产业的竞争尤其如此。各行各业仍需努力。
第四类,是双头格局,一般是中美两家的优势远远甩开了后面的国家。最突出的例子就是互联网和人工智能。
这两个产业都是业内普遍被认为对于未来非常重要的战略性产业。
目前的世界前十大互联网企业,美国有6家,中国有4家,而其它国家的企业连前十名都没有挤进去。
当前中国的互联网企业不但是巩固了国内市场,而且在很多方面是引领世界潮流的,成为了未来一个非常重要的基本趋势。

以前都是硅谷创新,中国山寨。
现在呢?情况正在发生改变!
很多硅谷的互联网企业是反过来学习中国的创新、山寨中国互联网企业的模式。
再来看人工智能。在这个方面,中国和美国的论文数和企业数都远远超过其它国家。
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是人工智能近年来一个主要的研究领域,下面这个图是各个国家关于深度学习的论文数随时间的变化。
在原理、算法层面的基础研究当中,还是美国占据主导地位。

中美比其它国家高一个量级,而且中国增长最为迅速。
其实不止是人工智能这样的新兴领域,在所有自然科学的基础研究中,中国所占的比例都越来越大,整个世界的基础研究正在向双头格局演化。
下面这张图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它用的指标叫做“自然指数”(Nature Index),
这是由世界顶级科学期刊《自然》提出的一个指标,用来衡量各个国家或者各个研究机构的基础研究的产出。

我们看到,自从有自然指数的统计以来,也就是2012年以来,美国就一直是第一,中国一直是第二,德国一直是第三。
而且,最近《自然》杂志修订了自然指数的计算方法,扩大了数据来源。
按照新的计算方法,中国的自然指数在2017年又上升了13.3%,而美国下降了1.4%。
现在美国的自然指数大约是中国的2倍,中国也大约是德国的2倍。
这就是当前传统的世界科技产业竞争格局。

除了传统的,还有一类是中国原创的,这就很牛X了,因为新的产业的出现就意味着新的优势地位、新的经济增长点、意味着普通国民更多的就业岗位和更高的收入。
比如我们的量子保密通信。当中国的“墨子”号卫星发射成功的时候,全世界的科学家都是羡慕的。
我们以一国之力开创了新的科研和产业领域,对于未来的产业竞争、经济格局乃至世界格局的演变都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而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近年来对中国遏制和打压的领域来看,也证明了中国的进步有多大。

想想看,当特朗普用技术战争让中兴奄奄一息的时候,说明美国只能在芯片等几个少数的高科技领域对我们形成绝对优势了。
在过去,我们担心的是什么?是吃饱穿暖乃至于民族生死存亡的问题,这就是一个进步。
从中可以看到,通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我们已经是一个以科技竞争为基础的社会了,我们的国家从农业国到工业国再到如今的信息国,这是多少国家都没有完成的任务。
而且,我们依旧没有停下脚步。
即使是在全球贸易大战、世界经济前景令人忧虑的当下,在包括网约车、电子商务、机器人和人工智能在内的网络和科技领域,中国实现了18%的增长,大幅超过约6.5%的年经济增长率。

在近期《纽约时报》的评论板块中,专栏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引用互联网明星分析师玛丽·米克尔(Mary Meeker)最新发布的《互联网发展趋势报告》称:20年前,全世界市值最高的上市科技企业前20名榜单中,中国一家也没有。5年前,中国有两家,美国有9家。而如今,中国有9家(阿里巴巴、腾讯、蚂蚁金服、百度、小米、滴滴、京东、美团和今日头条)跻身该榜单,美国有11家。
可以看到,随着中国实力的增长,美国已经开始正视中国的科技进步了。
在今年的夏季达沃斯论坛上,专家学者一致认为,人类社会即将进入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时期,而中国已经站在最前沿的位置。

以最新的数据来看,中国在工业机器人、人工智能、区块链技术、无人汽车、新能源汽车等领域正在逐步发力,未来有望掌握市场的主导权。
根据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的数据,2016年,为了推动自动化生产,中国新增了87000台工业机器人,这个增量仅略少于欧洲与美国的总和。
清华大学最新的研究显示,全球对人工智能领域的投资中有三分之二已经流向中国,这在去年为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带来了67%的增长。
根据市场调研公司ABI Research的一份报告,2017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的初创公司超过美国同行,获得了近50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据中国工业与信息化部的数据,在中国,已经注册的区块链科技公司约有450家。监管部门的态度从怀疑转为接受,现在已经变成了鼓励。

今年,为发展区块链网络,中国政府已投入数十亿美元作为创始基金。
今年4月,仅杭州市政府就向全球区块链创新基金(the Global Blockchain Innovation Fund)投入了16亿美元杨子烈。

还有汽车产业的新能源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领域,中国企业都在深耕自己的技术基础。
不论是互联网企业百度公司研发的无人驾驶汽车还是传统汽车企业,例如比亚迪等民企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打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都说明中国企业也没有落后于人。
学者们认为: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中,中国将成为领跑者之一郜晏中,而且中国有望超越大多数国家。
不过,我们的科技进步也不是没有隐忧。
就在这个月,李连达、陈创天、侯芙生、邓起东、谢世楞、程开甲相继离开了我们,中国科学界一下子就痛失了6位重量级院士!

▲程开甲
科技发展、产业竞争到最后拼的是人才。
哪个国家在人才竞争当中取得优势,谁就能在科学技术领域拔得头筹,那我们国家当前的人才竞争到底如何呢?

一则招聘启事引担忧,人才竞争定胜负
10月29日,FAST宣布在明年上半年接受国家验收后,正式投入使用。
然而,这个立项17年,总投资约12亿元,工期长达5年半的“中国天眼”却面临一个尴尬的境地:驻地人员“捉襟见肘”。

据媒体报道,“中国天眼”的驻地工作人员工作并不轻松。
FAST是坐落于与世隔绝的大山里面。驻地人员不但会与家人分居两地,而且附近的通信基站已被悉数关闭,他们只能借助固定电话或者台式电脑才能和外界联系。
可以想象平常枯燥泛味的工作之后,那一份孤独对人心理造成的影响。
而且,他们在启动24小时观测以后,是轮流三班倒的谈情斗爱,对人的身体素质也是一大考验。
FAST对外招聘用的是聘用制,工资加驻地补贴年薪约为10万,在工作相应年限后,表现优异才能进入编制。

就这样的招聘条件,很难让科研人才们满意。没有一颗赤诚的爱国之心和对科学探索的无限向往应雨霖,很难打动青年人加入。
而前一段时间,《离职能直接影响中国登月的人才碧桂园bip,只配在国企底层》的文章刷爆朋友圈,剑指研究所、国企的人才机制和低效。
文章的主人公张小平原先在航天601研究所的年薪是12万,去了蓝箭公司摇身一变就是100万,一下子翻了十倍。
但是,大家忽略了601研究所对张小平的培养以及带来的隐形好处,没有原单位的培养与磨练,就没有身价100万的张小平。
有关国企和民企的人才竞争还算好的,毕竟还是中国内部的良性竞争。

可是,2007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发布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中提到,中国人已经是国际上最大的移民群体,移民人数多达3500万人。
这些移民中,留学人员、知识型人才占了很大比例。
其中中国大陆专业人才超过了30万人变鬼3.2,许多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精英,北大有些科系的学生76%移居到了美国。
2008年,中国启动了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简称“千人计划”),但受到多方面的影响达贝尼,直到近几年人才外流的现象才有所好转。
而这幕后最大的推手,就是施行对华不友好政策的特朗普。
他老人家大笔一挥,许多在美国科研院所和高科技企业、战略事业单位的华裔被迫离开原来的岗位,或者上升管道关闭,只能回国谋职,间接促进了中国的人才竞争。

但是,我们能指望他国领导人的“一时英名”来促进中国的人才竞争吗?
很显然,打铁还需自身硬,下大力气解决当前存在的基层科研人员待遇普遍偏低、社会地位不够高、一部分话语权被外行人把持的现象,才能遏止人才流失。
今年4月,教育部发布最新统计数据,中国去年约有60万名留学生出国留学,其中超过一半在美国学习。
过去,95%以上在发达国家获得学位的中国学生会选择在毕业后留在国外,不过从2012年到去年底,83%的中国学生选择回国。
其实,要牢牢“拴住”人才,就必须增加自身的吸引力。
当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我国社会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
一个国家重大工程的科研人员连在三四线城市买房子的钱都没有,你让他如何安心留在当地发光发热?
一个国家的顶级科学家的重大科学成就或者生死还不如一个明星的绯闻受关注度高柳文扬,你让他们的心里能不心寒吗?
综上所述,茌经过多年的积累,中国科技终于开始大爆发,但是安县吧,其中存在的隐忧也不能忽视。
如果把我们的最新科技成果比喻为参天大树的枝叶,那么科技人才就是大树的根,只有根部强壮奴儿七七,大树才能枝繁叶茂。
所以,实现人才良性竞争,中国的科技进步才能生生不息。